2015032300407239149_3  

"我和Zico哥或Bobby不同,讓我覺得不安。"
防彈少年團的隊長Rap Monster度過'嚴重徬徨'的兩年。
出道之後的活動中,underground rapper B-Free看著臉給與指責,
Mnet [4種秀]中是對於underground出身的rapper和偶像之間的認同性收到質問。
去年年末和iKON的Bobby的Diss是混著成功與動搖不安是這段旅程頂點。
"非常的生氣。為何辱罵我。但下一次能理解吧。
那些人們可能這樣,真心的。那樣想吧。集中在我內心吧。"
還有發表的mixtape首支公開曲'覺醒',
"是idol還是Artist的事實並不重要,你們看著我的視線,那只是我啊
在title裡迷戀且繫上了修飾語"。

透過Nas知道了rap,看了rapper們的訪問和紀錄片,一起學習了嘻哈和英文。
在低音調中帶著獨特的語調rap,
頭腦很好的男子以演藝人身分演出tvN'問題男子'中成為話題的英語實力也是那時候學會的。
所以在音樂和學習之間有矛盾,盡情做音樂的話,覺得不安就會結束。
然而等待出道的時間很長,在underground時期認識度過的某人,
就像是'覺醒'的歌詞一樣說著"去了公司就全成了窩囊廢"。
防彈少年團的隊長。名字是說唱怪物。
但涌出的是對於別人的談話感到不安的20歲出頭。
"以玩笑那樣說過,'I don’t give a fuck',
事實上人們最常說的是'I do give a fuck'。別人不在意的是人們最費神的。
我就是那樣吧"。

電影[蜘蛛人:驚奇再起]中說著'我是誰?'的製作場面。
[蜘蛛人:驚奇再起]系列是在這個提問中無法回答而消失,
但"我是誰?"是無論何時都是創作的開始。
Rap Monster以喜歡的音樂人們的聲音為基礎注入Rap做成mixtape,
mixtape的封面照以黑和白裝飾也是為了回答"我是誰?"。
"像策略一樣全部放下,想著我想要做的吧。"
在'I don’t give a fuck'和'I do give a fuck'之間。
所以聽著India.Arie的'Just Do You',以'Do you'表達持續留在心中而打造'Do You'。
以"當我墜落那瞬間誰來抓住我的手"的"覺醒"是以"所以你就做你自己'作為結論的'DO You'。
在毫無休息的行程中製作超過10首mixtape。
那樣以不安為基礎開始製作一首一首歌曲更實在,在不安的心裡下找尋依附的希望。
"mixtape是最後的堡壘。誰說什麼誰做什麼是誰也無法進入裡面。
雖然會站在外面持續苦悶。但聽著好的音樂,渴望好的音樂是帶著我自己的準則而製作。
不管怎麼說是好的吧?所以就那樣沒關係。"

訪問翻譯撰寫:Silvia
訪問來源:ize
轉載請註明:以上 & http://silvia17895.pixnet.net/blog

    文章標籤

    Rap Monster

    全站熱搜

    silvia1789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